10708股票网--共达电声股票:如何从5万炒股炒到100万?何恒明、

10708股票网

当前位置:10708股票网>财经资讯>

共达电声股票:如何从5万炒股炒到100万?何恒明

发布时间:2020-05-13 07:55   来源:网络

起跑资金就高达5万元,这对于我们位于中原地区的国企股民们来说,已经算是天然“大户”了!

我们油田的第一代股民,他们在起跑线上一般揣着大约都是一两万左右的本金。

遥远的1996年初,中原证券公司,它才姗姗延伸到我们这座内陆油城。

我们油田普通职工,他们当时月薪在500+元RMB。能挤出1万元用来炒股,在当时当地,这已经实属不易了。

当然了,经过这么多年的持续通胀贬值下,现在的5万元,它的购买力远远比不上当时的1万元了。

我身边有很多股民,他们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在激荡的股海中,但是,也有一少部分股市中的韭菜,经过多年在证券市场中博弈,他们成功的迈入了百万俱乐部,他们终于一将功成万骨枯!

先来说一个,我的一位股民同事吧!

他姓于,河南开封人,初中技校毕业。

远在1996年10月,因我本人怕苦,用了洪荒之力终于脱离了异常艰苦的作业队,调换到一个相对舒服的单位干集输,在兴冲冲搬到新单位集体宿舍时认识他的。

可是我们始终成不了朋友。

因相互之间三观迥异,我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的同事们,他们在私底下称呼他为“干沟鱼”,这是因他在新人入职介绍自己:‘俺姓于,干钩于的于………。’

当时他给我的感觉是----木讷无趣和吝嗇,所以平时也不怎么待见他。

我经常见他吃饭时,就可怜兮兮买两个白馒头就一点咸菜,再喝一大碗涼白开…..。

现在回过头想想,也许他当时的抠门是因为当时他的原生家庭负担很重吧。

一年后,我成家了,搬出宿舍后就彼此失联了。

偶尔在某天,我下班路过一所学校大门口,看见他与他媳妇儿在摆小摊卖一些小零碎,我没“躲过去”,在四目交接中匆匆点头而过,心里暗暗鄙视他(兼职,特别是摆路边摊,在年轻虚荣的我看来,它是一件很掉价的事)。

直到去年,我竟然发现我们居然住在同一个小区,真有缘啊!

人,一旦变成有钱人了,其自信心就会让人容光焕发。干沟鱼,哦,不对,小于,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我发现他已然变的很自信、且外向和健谈了,我总感觉怪怪的,可又不知道哪儿不对劲,他光速把我对他的原印象(拙言、木讷)完全颠覆了。

一般在现实社会中,我会刻意回避股票这个话题,也许,我们之间实在没有其他话题吧,我们聊了很长时间股票。

他是1999年6月左右开户的,起始资金5000元。

1999年春季,当时以综艺股份、上海梅林等为旗杆的网络股爆发出一波行情,我们油田的最庞大的第二代股民,就是在那个时间段蜂拥集团加入的。

据说那一段时间,去证券公司开户的疯狂准股民们,他们每天都排起蜿蜒的长长队伍,他们甚至已经到下班点了,也不让中原证券营业部员工下班,围堵工作人员试图强行开户,生怕耽误了明天的“抢钱行动”.....。

当然了,这群兴奋的跃跃欲试的新股民,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绝大部分会成为被证券市场痛宰的可怜韭菜。偶尔经过散户大厅时,看见几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开户时,真有悲天悯人去阻挡他们开户的冲动。

让我很意外的是,小于,他竟然也完成了依靠股票波动起伏,变成了阶层跃升的人。

这让我非常非常大跌眼镜,按说以他的当年拮据的作态,他是很难成为“奢靡”的股民的,就算成为了股民,以我对他印象的判断,他的情商、智商,也理应是位资深小韭菜才对的!

看来,我真是没有慧眼,是一位“识人不准”的人!我严重低估了他的能力。

至从2015年夏天的惊世股灾1.0发生以后,我这样的算是股市中的老油条,也感觉在其中操作非常艰难和困惑:在满仓“享受”一轮又一轮的几个股灾版本+熔断后,我的战绩是2016年总浮亏7%、2017年浮亏高达20%+(完全踏空上证50行情)、2018年白忙活了盈亏基本持平、2019年才稍稍缓过气来,浮赢120%+(依靠春秋两季的低价股行情)

小于,他在2016年浮赢35+%、2017年竟然惊人地浮赢70%+(不可思议,据他讲,他在当年创立微型保本私募,私下代客理财:双方约定,整年结算时,客户账户若发生亏损,客户拿回100%本金。而倘若发生盈利,则盈利部分双方各拿50%)……..

我认为,一位股民,他若能够在熊市中也能做到持续获利,那才是真本事。

说一句武断一点的粗话:在牛市中,就算让一头蠢猪倘若它能操盘的话,它也很容易斩获“股神”称号。

所以,我们的韭菜们,您可千万不要在牛市中沾沾自喜自己的战绩。在牛市中的狂赚,它很容易给予我们一种甜美幻觉-----真以为自己真的有娘胎带来的炒股天赋。

当时,我随口聊到几只在我自己股票池里,比较冷门小市值股票,小于他竟然接过话题,把它们分析的头头是道----基本面、技术面、历史走势无一不精准。我心中暗暗出现“佩服”两字,他这个“下盲棋”的本事之细节,足以可见他的功力之一斑。

他说:“有一天凌晨2点吧,我起夜,等我晕乎出了厕所,就直奔电脑.....,又看了一个通宵的K线…..。”

所以,我见过的股市中的不少大神级人物,他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狂热迷恋K线。

记得我的一位老友老武(武松的武、他是位60后,他在我们油田干输配电,工作轻松宜人)也是如此。

我们联合站与他工作室很近,当年不敬业的我,就经常在当班时“窜访”他们配电小院。

他曾经给我说:‘最烦过年过节不开市了,每年春节我都窝在家里看一整天股票(K线),那K线图怎么那么吸引我呢,黄片也赶不上它(的极度诱惑)、、’

老武,他可是位比较传奇的人物,他在他们单位桀骜不驯闲云野鹤,他们电力部门慈祥的领导们,也尽量不招惹他。

我本人身居社会底层,周围同事皆下里巴人,一般与人聊天,无非鸡毛蒜皮而已。但每每与老武闲聊,他满嘴叔本华、尼采,可以说学识渊博,非常有趣。

老武,他是我们当地资深邮票炒家(我们当地集邮的居多,但炒邮票的人却鲜有所闻),他曾经一次次请长假北上,远赴500公里外的北京月坛公园炒邮票。

据他讲,在火爆的邮市中,他常常考虑要不要再回单位,继续捧那个鸡肋一般的“铁饭碗”,虽然,当时,他每晚都悄悄垫一块大纸板睡在首都的大街边上,但是,那巨大的利润,让他感觉不真实般幸福,宛若云端漫步.....。

目前,他家里还储藏着整版整版的“红军邮”(音),用我们股民的话来讲,他被邮市“高位套牢了”,据说邮票早已有价无市了,他的第一桶金永远在失去了流动性的邮市中凝固了。

老武,他炒股票就是一个字------往死里捂(座山雕附身)。

他最骄傲最经典的一战就是2013年10月初满仓买入中国北车,短短一个月既浮赢20%,他单位里股民同事都纷纷好心劝他获利了结,他倔着不动,结果北车股价坐电梯又打回原形了,白白浪费半年时间,就这样他反反复复坐电梯N次依然岿然不动。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晓得了,他得意的对我讲:‘他们(他单位里的股民朋友)一次次预测:这次老武肯定卖掉了!(可我)每一次都咬牙坚持住了,一直熬到神车头部完全确认后,在27元左右卖出,虽然39.4元最高点(很可惜)错过了,(但)也获利7倍了.....。’

最近一次遇到老武,他抱着一只贵宾犬,悠闲的在小区转悠,他已经退休了。环境因素,我们匆匆站着聊了一会儿股票,他这次又在坚定死捂我本人不屑的大盘股-----京东方。

至于这么多年来他战绩如何,我一直没好意思问过他。

我在说小于的故事,怎么又扯东扯西跑到老武这儿来了。

我们继续说小于的故事:他如果在国企中,朝九晚五的本分上班,不贪污不盗窃的话,想全款买房后,股票账户资金依然是7位数,那简直是做梦….。

其实,写到这,我最想写我的股市里最敬佩的老友老赵。他也是目前我身边最有出息的一位股民,目前资金已经番了数百倍(他也是1999年中旬开户),他的资金量正在往8位数奋进。

8位数在北上广可能算个屁,但在我们中原当地,它是一笔惊人的财富,今天,我们虽在世界500强第二名企业里谋生,但它的普通员工月薪仅仅是4000+(扣除五险一金后)。

以我对他的了解,我坚信,他以后绝对是证券市场中的大鳄。

时间关系,有机会细细写写他。

========================================

老赵,他和我同年生人,不过他生日月份是12月的,比我小,我凑巧赶上3.8妇女节过生日。

可能在他面前,我一贯显得不够成熟吧,他总是喊我“小何….。”

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大约1996年冬天,也就是我刚搬入新单位宿舍不久,是他“慕名”找到我的单位宿舍与我挑战围棋。

当时我的围棋技术,貌似有些小名气。在学校、在部队、或在我父母住的大院及我们单位,每遇到博弈棋手,我都能用我的“甩大龙”技术,杀得对手那是一个-----“...你看前面黑洞洞,定是贼人巢穴,让我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啦”…。

那天黄昏,我与老赵博弈开始了:他上来完全不与我纠缠,让我的“大龙”直接找不到“合围”目标了,他就是四处抢点布局,只用小部队在关键点位破我的气眼,经过短暂交火,我崩溃了------被他杀得片甲不留。

伴他一同来观战的他的某位小跟班,竟然明显摆露出对我鄙夷的姿态。

老赵,他早看出我围棋技术徒有虚名,就提议给予我让4棵棋子的先行权,我虽然满含羞辱的接受了这个提议,心想,先活一块再说,就把这四颗子全聚在一个“金角”区域。

老赵:这不行,让子只能下到星位.......

星位有屁用,我依然是做不出真气眼,一子不活。

当时,是寒冷的大冬天,我羞愧的汗水把棉衣都湿透透了。

后来才知道,他围棋技术达到业余四段水平,在我们油田都算是拔尖高手之一,他嗜赌,平时与人围棋对赌,一个子一块钱,赌注是很大的,毕竟当时工资才500元左右。

老赵与我秉性不同,他干什么都讲究专业化,下围棋如此,炒股票亦然如此。

而我更像是他的镜像,我几乎所有参与的事情,都是走野路子路线。

秉性原因吧,一旦老赵他要干什么事情,他就一定要走专业化正规化的道路(虽然他只有普通高中学历)。

比如炒股吧,远在2005年的那个夏天,他还是位极小资金的韭菜时期,就在那时候,他就书面制定了一系列股市纪律:仓位管理制度、止损点浮动区间控制、风险控制责任人、盘后大盘及目标股书面总结报告.......

估计,在我国,也只有一些超级大机构才如此费劲劳累…..

而我呢,性格桀骜,鄙视质疑权威,不管干什么事情,全部以自己摸索实战为准:炒股、下棋、打篮球、画画都是没有任何师傅的,全程野战:炒股票从开户至今就只看股票盘口,证券类图书是拒绝的,下棋,则不看棋谱不懂布局,更不懂中国流、打野球不精通挡拆.....

无疑,我要走很多痛苦的弯路,我以为只要真实体会到弯路带给我的痛,才能更好体验人生。

老赵,他在1997年前后,在工作业余时间,往山东省倒卖原油。

那时的他,无疑是当时我们年龄段里的首富了,

那时6位数的资金量,对于我们这群年轻的普通工人来说,就是天文数字。而他就常常用报纸胡乱包着它们,与山东的油贩子现金交易。更何况,他竟然拥有属于自己的一辆几十吨拉油罐车,今天,我依然不清楚和惊叹他是怎么用月薪500+的小工人工资,在短时间里掏得这第一桶金的…..。

我也不知道哪一天,他遇到股票,他“咚”的一声跳进了股海,他的一生也就献给了它。

他注定永远抛弃了所有亲情、情爱、仕途.......。他至今孤独的住在离父母家咫尺的筒子楼,

他痴迷证券投资,这种自己主导命运的,相对公平的价值体验,他不再媚骨奔仕途了、他不再与没有契约精神的油贩子艰难要账了、他不再忧虑办实体生意为水、电、气、税、租所困扰。。。。

在2000年后,他把全部身家全部投进了股市。

当时,我认识的很多股民,他们直接把股票账户交给老赵打理,同时,跟随他的粉丝更多,我们当地很多三级单位,都有股民跟随他炒股,当然了,那个时期,我们当地的股民们的级别基本统一都是----------韭菜级。

因老赵资金量相对比较大、当时他已经满口又都是大家听不太懂的技术指标术语,更因为他特别仗义的性格,所以,我们这很多猫啊狗啊的纷纷找他帮忙炒股,他也放不下面子去拒绝别人,只好去义务替他们操盘。

当然,那时我也与他一样,我以短线技术扬名,我的一个笔记本上也和老赵一样记着密密麻麻的数十个账户号及交易密码,我们都是义务操盘,谁好意思问这些沾亲带故的账户主人分账。

时间到了2005年夏天的时候,这时候是老赵的至暗时刻:他的账户的资金,被市场几乎消灭殆尽了。同时,还有一群一起殉爆的是跟随他众多的账户。

也就在这个时间段,在我们当地,“股民”这个词,它彻底被污名化了,至今,我们这儿,在也没有再一次出现火爆的开户场面,包括火爆牛市中的2006年及2015年。

据他后来讲,他及他管控的账户遭到致命血洗的原因是:因为单位(他一直不婚,也不回一步之遥的父母家,住单位宿舍)在关键时刻停电,他们满仓、重仓的ST高斯达,就没法交易出逃,后来等恢复通电了,能够交易的时候,该股已经“跳水”暴跌过了,再卖“已经没有意义”了,就….。

这个借口也太勉强了吧,即使不被高斯达杀掉,就当时大伙的水平,也会被其他股票一样KO掉。

大A股,历年来,它在为国企脱困、为中国经济做出了重大贡献的同时,它也消灭了很多很多中产阶级,它让很多年轻的有文化有闲钱有时间的“三有青年”,蜕变成了带路党、美分和阴阳怪气的右派.....。

我和老赵当年。也是因“股”不满,就慢慢变成了很郁闷的右右和网络喷子。

老赵的账户在当年五月份的时候,仅仅剩下2万多资金了(当年,我从没敢问过他资金量,一次偶尔,在不远处瞟了一眼他的账户......)。

每位曾经的韭菜,他都遭受过至暗时刻,只要你永不放弃,总能见到彩虹(这句话,怎么那么像励志的毒鸡汤!)

老赵现在已经建立了稳定的持续盈利交易系统。

他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截断亏损,让盈利奔跑!

也就是,只要股票没有走出预期走势,他就无条件止损出局。

我们有一次谈到止损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说:“现在市场主力常常骗线,有很多卖出和买入信号都是假的,你怎么应对?

他说:“相信它,每一次卖出信号都无条件相信它,特别是大盘出现卖出信号时,无条件立刻清仓走人,等所有警报都解除了在慢慢入场。即使连续出现假卖出信号因而上当被洗,也要毫不犹豫继续信任它,我们千万不要预测股票的走势,要跟随它就好!。””

从2015年至今,老赵躲过了全部暴跌,每一次股灾他都不在场,这也是他本人最得意的地方,他的出色,也让中原证券的经理们都佩服不已,常常邀约老赵周末去讲课。

更多回复:

知乎网友廖雪峰:

去日本股市,投入本金5万美元,随便炒几天轻松提出100万日元。


知乎网友吃不胖的瘦子:

能问这样问题的人一般都是五万变五千


知乎网友廖雪峰:

去日本股市,投入本金5万美元,随便炒几天轻松提出100万日元。


猜你喜欢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