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08保险网

唐若昕:每笔受贿都与“爱”有关

发布时间:2019-01-22 09:59 来源:黑 丁点击 :

  唐若昕被称为国有保险公司落马高官第一人,除了其显赫的副部级高官身份外,也因其系出名门――他是著名作家、文学理论家唐�之子。      在公安部秦城监狱的第四会议室里,面对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前来宣判的法官,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以下简称中信保公司)原总经理唐若昕,一只手捂着刚刚安装完起搏器的胸口,一只手颤抖着签收了自己的一审判决书。之后,他突然大喊一声:“判我多少年我都认了,为什么判刘志宏11年?”说完扭头对律师说:“一定要让刘志宏上诉。哪怕减刑1年也要不遗余力,请律师再努力一次。”
  唐若昕所说的“刘志宏”,是他的再婚妻子。
  判决书显示,唐若昕构成受贿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两宗罪名。其中,受贿罪是指1997年至2005年问,唐若听利用自己担任中保财险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便利,单独或伙同手下魏建、妻子刘志宏,先后收受6笔财物贿赂,共计折合人民币355万余元。
  
  名门之后
  
  唐若昕被称为国有保险公司落马高官第一人,除了其显赫的副部级高官身份外,也因其系出名门――他是著名作家、文学理论家唐�之子。
  简历显示,唐若昕1955年4月20日出生于上海。1978年,唐若昕从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后,考上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学专业研究生。获得硕士学位后,到英国牛津大学做过访问学者。回国后,他步入政界,先后担任河北省邯郸市市长和河北省计委副主任等要职,官至正厅级。1995年12月,唐若听调任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中保财产保险公司副总经理。3年后,他升任中国人保副总经理。
  除了仕途顺畅,在外人眼中,唐若昕还对中国历史、法律、西方社会都有着高深的造诣,曾与同事一道撰写并由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了《论商法在现代社会的定位》、《外国法律制度史》和《西方社会结构的演变》等学术文籍。
  2000年秋,担任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副总经理的唐若昕,在经过多方权衡之后,决定将公司所有办公电脑的维护工作,外包给一家电脑公司,该公司副总经理刘志宏对唐若昕非常感激,一再要求请唐若昕吃饭表达谢意。两人因此而结识。
  与唐若昕这种名门子弟不同的是。比他小8岁的刘志宏属于典型的小家碧玉,父母都是一家科技集团的普通职工,上面有哥哥姐姐。她大学毕业后在哥哥刘志强开的电脑公司里担任副总经理。刘志宏心高气傲,一直没有找到合意的人,虽然已经36岁了,仍然待字闺中。
  此后,两人经常相约吃饭、聊天。
  2001年12月,国务院为了应对加入世贸组织的新形势,成立了国内唯一承办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险业务的国有独资保险公司――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这家国有独资公司注册资本为40亿元人民币。2001年10月11日,唐若昕被任命为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党委书记兼总经理。成为在中国进出口贸易界和金融界呼风唤雨的头面人物。
  但是,在事业有成、职务步步高升之际,唐若昕的婚姻却亮起了红灯。他的妻子出身艺术世家,是一名成绩卓著的导演、制片人。然而妻子常年在外地拍片,唐若昕也久在外地工作,平时非常忙碌,结果造成夫妻俩聚少离多,感情日渐淡漠产生隔膜。以前,还有独生女儿维系着两人的感情,可自从女儿赴英国留学后,夫妻俩竟然难得见上一面。
  2002年春,唐若昕和妻子严芩的婚姻走到了尽头,两人友好而平静地分手了。2002年底,唐若昕和刘志宏结婚,婚后的刘志宏在唐的要求下辞职回家成为全职太太。
  
  “面子”的代价
  
  2004年8月,刘志宏的哥哥刘志强找到刘志宏说,他看中了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一套高档住宅的房子,价值580万元,他让刘志宏问一下唐若昕,是否有熟人可以帮忙打折?见哥哥要买房。刘志宏央求丈夫一定要帮忙。
  刘志强打昕到开发商之一是中国北方工业公司(以下简称北方公司)下属的地产公司。唐若昕记得北方公司与中信保有合作,当即给心腹下属、时任中信保公司中长期业务部总经理魏建打电话,让他去找北方公司的领导,帮忙打个折。
  当时,北方公司正在亚洲某国做一个铁路项目,急需中信保提供信用担保,中信保公司负责这一项目的正是魏建。接到唐若昕的电话后,魏建立即找到北方公司的一位领导李健(化名),称他们公司唐若昕总经理要买房子,看中了“10号官邸”楼盘的一套房子,价格大约在580万元左右,希望他出面协调,给打个折。
  李健立即找到下属房产公司的领导要求打折。孰料,房地产公司的领导告诉他,这个楼盘的大股东是另一家公司。打折的事情无能为力。
  李健只好给魏建打电话说明情况。魏建一听就急了,说:“以唐总的身份,一般的小企业都不会开口的,这点小事都办不到,让唐总太没面子了。你们公司想办法变通一下打个折也行呀。”
  一听这话,李健跟公司财务总监商量后,决定由公司下属的房地产公司出这笔钱,将29万打到楼盘账户上,谎称是内部给予的优惠。于是,李健指示房地产公司财务人员提取29万元现金,送到魏建手里。魏建随后打电话给唐若昕说事情已经办好了,对方已经把优惠款拿来了,是不是马上给他送过去?
  唐若昕说:“哦,买房的是你嫂子的哥哥,你把钱给刘志宏就行了。”
  刘志宏拿到钱后,就交给了哥哥,刘志强高兴得合不拢嘴,夸妹妹真有本事。兄妹俩兴高采烈,哪里知道,这笔钱却成为唐若昕“索贿”的一个证据。事实上,这笔钱并没有落入唐若昕夫妇的腰包,他此举只是为了给娇妻一个面子而已。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面子”在日后是要付出代价的。
  
  价值百万多的高尔夫球卡
  
  2005年3月,有朋友邀请唐若昕夫妇去首都机场附近的天竺高尔夫俱乐部打球。这次他们玩得非常开心。在回来的路上。她央求丈夫今后多带自己出来打高尔夫,因为唐若昕患有多种疾病,刘志宏的身体也不太好,两人都需要这种绿色有氧运动调理身体。
  然而,高尔夫俱乐部都是会员制,而会员卡不是轻易就能够办理的,“天竺”入会费也高达28万元。唐若昕觉得有点为难。刘志宏出主意说:“魏建不是挺会办事吗,你让他想想办法嘛。”
  见丈夫还在犹豫,刘志宏说:“总不能每次都要别人请我们打吧?如果有了卡。就可以随时去打了。这样你也好锻炼锻炼身体,我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
  第二天上班后,唐若昕就把魏建叫到办公室,问他能否帮自己办理一张高尔夫球卡。魏建说:“我看,这事可以找我熟悉的一家进出口公司,他们与我们有长期合作,而且也有办卡的实力。”唐若昕表示同意,让他去交涉。
  于是,魏建找到该公司副总经理说明了情况。因为这家进出口公司有求于中信保,当即花费28.8万元为唐若昕办理了一张会员卡,该卡的副卡是刘志宏 的名字。
  打了一段时间的高尔夫以后,夫妇俩都深深迷上了这项运动。然而,天竺高尔夫俱乐部毕竟太远了,往来不方便。2005年7月份,唐若昕听说北京市朝阳区新开了一家高尔夫俱乐部,条件比天竺好得多,离家也近,就让魏建想办法给他办一张卡。
  魏建再次找到了某进出口公司国际业务部经理,花63000美元给唐若昕办理了一张会员卡。
  之后,8月的一天,一家公司要的出口业务需要中信保提供信用担保,该公司总经理请魏建去打高尔夫,请他加以关照。魏建答应帮忙,不过声明这事得唐若昕点头。这位总经理说:“我听人说唐总喜欢打高尔夫,干脆我送他一张会员卡吧?”于是,这张会员卡也到了刘志宏的兜里。
  判决书显示,仅唐氏夫妻收受的这三张高尔夫球卡就价值131.4万余元。
  
  37万和3000万
  
  仗着丈夫对自己的宠爱,刘志宏的口气也大了起来。2005年11月份,她去参加大学同学聚会,碰上了搞装修业务的老同学刘东(化名),得知他在四处揽工程,便爽快地说:“我老公的公司办公楼正要装修,要花3000多万,你们公司要是能够做,就交给你们做吧。”
  刘东做好投标书后,打电话给刘志宏,请求她关照。刘志宏答应了,等唐若昕回家后,告诉他说,自己的老同学想承揽这个工程,希望他不要答应别人。唐若昕见妻子很上心,就说:“只要他们报价合理,就让他们做吧。”
  刘东所在的监理公司“中标”后,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开始组织施工单位进行“工程投标”。刘东找来七八家熟悉的施工单位投标,其实这只是走个形式,最后“中标”的是他暗中选定的装饰公司。
  根据合同,刘东的公司可以拿到300多万元监理费,在拿到第一笔监理费后,刘东分三次送给刘志宏37万元,以示感谢。刘志宏觉得自己跟他是朋友,又帮了这么大的忙,拿点钱不要紧,就笑纳了。
  随后,刘东又通过刘志宏做工作,让唐若昕同意将工程预算由3000万元增加到4500万元。然后他以唐若昕的名义,要求施工公司支付10%的回扣。施工公司老总觉得对方胃口太大感到为难,最后勉强答应支付420万元回扣。后来,该公司分7次将400万元交到刘东手里。
  刘东拿到钱后,给刘志宏送去了120万元。他解释说,工程完结了,这个时候给钱,完全是朋友之间的交往,请他们放心大胆地收下。刘志宏并不知道刘东从中拿了多少钱,见他出手这样大方,认为他很够朋友,说今后中信保有什么工程的话,仍然会交给他来做。
  唐若昕知道妻子收了刘东157万元巨款后,有点害怕,劝她退还。而刘志宏觉得自己跟刘东又是同学又是朋友,刘东承包该工程走的都是合法程序。同学之间拿点钱,没有什么要紧。
  见妻子不愿退钱,唐若昕也没有勉强。
  
  案发宏盛科技案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2008年3月,上海宏盛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盛科技)原董事长、总经理龙长生,因涉嫌逃汇、虚假出资、抽逃出资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而中信保曾向宏盛科技及旗下公司提供融资担保,帮助宏盛科技获得银行巨额贷款。作为担保方。中信保代宏盛科技向银行偿还了2.45亿余美元的逾期贷款。
  因为造成巨额国家财产损失,身为中信保总经理的唐若昕必须为此承担责任。2008年4月17日,保监会决定免去唐若昕所担任的职务,并会同有关部门对上述问题展开调查。唐若昕下台后,他收受贿赂、向业务单位勒索高尔夫会员卡等经济问题,被举报到中纪委。
  2008年8月21日,唐若昕因涉嫌受贿犯罪被检察机关依法逮捕,与他同时被逮捕的还有刘志宏。
  唐若昕做梦也没有想到。妻子刘志宏也被牵涉进来。在他看来,所有的问题都该由自己承担责任,与妻子无关。
  唐若昕夫妇出事后,他的前妻积极为他奔走,帮他聘请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钱列阳、许昔龙两位律师作为辩护人。
  2009年9月2日上午,当钱列阳律师在北京秦城监狱第四会议室会见唐若昕时,唐若昕最后叮嘱他说:“我再表一次态,我和妻子刘志宏的事情我负责,刘志宏是因为我卷进来的,如果开庭后刘志宏就能放掉的话,我向你鞠一个九十度的躬,想办法将刘志宏早点解救出来。”说完,唐若昕站起身来,向钱列阳深深一躬。
  法院开庭时,在法庭上见到妻子刘志宏,得知她被控与他共同受贿人民币186万元之后,唐若昕把责任全部揽到自己身上,央求司法机关放刘志宏一马,当庭遭到拒绝。法庭上,唐若昕的律师提出:“唐若昕是因涉嫌收受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等经济犯罪问题被有关部门审查后,如实交代了有关部门不掌握的其他涉嫌受贿事实,依法可认定其有坦白情节。”这一点得到了法庭的认可。
  开庭一周唐若昕后突发心脏病。秦城监狱连忙将他送到301医院。他被确诊为间歇性早搏、心律不齐。医院为他安装了一个心脏起搏器。
  2010年2月1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一审以唐若昕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两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以受贿罪判处刘志宏有期徒刑十一年。
  经检察机关查实,唐若昕夫妇收受手表、高尔夫球卡、“打折”房款和刘东贿赂款等合计355万元,这些赃款、赃物,几乎每一笔都与唐若昕对妻子的宠爱有关。就连办案人员都坦言,在查处的如此级别的高官里面,唐若昕可能算“贪心”最小的。
  2月2日,唐若昕要求律师为刘志宏上诉。当律师询问唐若昕对他本人一审判决结果的意见时,他决绝地说了8个字:“坚决不服,绝不上诉。”9月,记者从北京市高级法院得知,法院二审驳回了刘志宏的上诉,维持原判。
  唐若昕家境不错,年薪过百万,手中学管的资金上百亿,在他看来:“根本看不上这些小钱。若是想赚钱。有很多种办法,根本不用收受这些小钱。”
  据办案人员介绍,唐若昕甚至认为收钱犯法,但是收受高尔夫会员卡和手表等物,则是朋友间的礼尚往来,不属于受贿。
  钱列阳、许昔龙等律师提交了一份现代文学馆的证明称,2000年,在唐若听推动下,唐�子女共同将唐瞍收藏的4万余册图书全部捐给了现代文学馆等公益机构。许昔龙称:“所捐藏书不仅有着巨大的史料价值,还有着很大的金钱价值。巴金曾说,有了唐瞍的藏书,就有了中国现代文学馆馆藏资料的一半。”
  
  责任编辑:张 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