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08保险网

访永威老板李伟:从煤老板到房产商,我最害怕什么? 永威

发布时间:2019-08-15 06:24 来源:房东俱乐部点击 :
永威
原文标题:访永威老板李伟:从煤老板到房产商,我最害怕什么?
原文发布时间:2019-04-09 17:40:22
原文作者:房东俱乐部。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房东俱乐部】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永威


访永威老板李伟:从煤老板到房产商,我最害怕什么?


访永威老板李伟:从煤老板到房产商,我最害怕什么?

1

53岁的李伟,和14岁的永威,都到了知天命之年,该静下来,盘点一下了。

2018年,河南本土开发商中,胡葆森的建业销售突破700亿,张敬国的正商销售突破500亿,江湖风评并不亚于前两者的永威,销售才过202亿。

永威是刻意稳健,还是被动观望,外人自然是见仁见智。对于社交媒体有点隔膜的永威掌舵人李伟,其实并不太在意外面的猜测。

他的微信号至今还是注册时初始的一串字码,微信名为“马到成功”——他属马。他的办公室没大电脑,只放了一台surface book,在13寸的触摸屏上,他认真审阅下属拷过来的每一张设计图,力图消灭一切有碍于建筑美学的瑕疵。

当外来一线品牌和本土大佬都被快周转的模式绑架之后,郑州人都瞩目于李伟,期望他能以“永威三宝”对抗流俗,为郑州房地产留下更多关于品质的传说。

长期以来,“缺一套永威的好房子”的郑州人,都难以被行业视作真正的高端业主。在万千宠爱加深的北龙湖,永威上和院代表河南本土开发商,负责PK任何大品牌,为河南品牌勉力扳回一局,证明江湖所言不虚。

不过,李伟一贯低调,深居简出,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即使大部分永威员工,对李伟的了解也只是一鳞半爪,难见全貌。这也是河南土生企业家的普遍现象——他们并不一定缺乏表达欲,缺的是与外界既得体又高效的沟通。

从大方向来说,无论是企业还是企业家,只有更公开更坦率地表达自我,才会赢得更充分的理解和尊敬。

这也是我们对这场专访深怀期待的原因。4月5日,从晚6点到12点,房东俱乐部与李伟面对面,畅谈6小时,迄今最真实全面的永威和李伟,从这次访谈开始,徐徐展开。

访永威老板李伟:从煤老板到房产商,我最害怕什么?

2

跟外界猜测不同,李伟一点都不避讳自己早年的经历:从新密起步,屡遭挫折,开过水泥厂,挖过煤矿。年轻时,也没上过好大学。

访永威老板李伟:从煤老板到房产商,我最害怕什么?


永威项目工地老匠人施工现场


“我不后悔。”李伟说,人都会带着原生的各种缺点,只有面对缺点奋起直追,才会强大。相反,“长处和一些成功的经历,更容易让自己软弱。”

4月5日晚,李伟和我在永威集团总部的食堂吃饭,他的二女儿李玲玲,一位朋来自上海一家地产公司的设计总F,以及永威运营中心总经理闫书强,郑州公司负责人兼助理总裁罗金榜,永威产品研发负责人陈曦等高管也在座。

我抛出一个疑问,此前坊间流传很久。“郑州地产界很多人认为,永威喜欢用深色外立面,是因为李总早些年开过煤矿,所以对深色情有独钟?”

李伟一听,哈哈大笑道,“我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

他解释说,自己对深色的偏好,来自于审美观。“外立面是建筑最直观的语言,外立面决定了建筑的气质,深色最符合我们对于优质建筑的理解。”

永威的建筑设计风格,大都出自名家大师之手,自然不会追逐浮浪轻佻的亮色,时间一长,永威惯用的色调就成为常态,并无其他原因。

李伟讲述这些的时候,语速不快,神态从容。他留着平头,黑色短袖T恤,黑色三宅一生的褶皱宽松长裤,白鞋,望过去,就如北龙湖某社区内一个散步归来的业主。

他只喝了三杯,脸就开始发红。我身边一位永威高管告诉我,“老板一般每次也只喝三杯酒,他就这么大酒量。”

F这次春游河南,李伟的建议是:第二天去洛阳看龙门石窟,晚上赶到少林寺,观赏禅宗·少林音乐大典。

“龙门石窟是河南的宝藏,只可惜很多佛像被破坏了,其中有两尊石佛像的头,被运到了日本东京博物馆。我在东京看到这两尊石佛像头,还特意跑回到洛阳龙门石窟看了一下,确定是龙门石窟缺损的。龙门石窟有好东西,但你要有缺憾美的思想准备。”

F则表示对人造的音乐大典没兴趣,更想参观永威上和院即将开放的会所。

李伟打开手机,给F看上和院会所的照片,在座的永威高管马上抖擞起精神,他们知道老板马上将开始一场严苛的点评。

果然,李伟指着照片,给F介绍,“我还没进过会所,但从照片上看,我觉得门口,这个老泥色陶缸里的松树好像大了点。还有我想,正门这个老石槽,与会所整体是不是不太搭配……”

熟悉的人都知道,即使一根头发丝的事儿,李伟也从不马虎,他的词典里似乎没有“将就”这个词。

F说,“像永威这样偏执追求品质的开发商国内已极少,当下绿城都不这么干了……”

李伟则认为这并非企业的策略问题,而是他个人的习惯使然,“我做事要么不做,要么就认真做好,做不好会使自己难受……”

李玲玲给在座讲述父亲的洁癖:

1. 家庭成员回到家,或者外出入住酒店,换上拖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脱下的鞋子拎到洗手间里,把鞋底刷干净。

2. 李玲玲有一次晚归,换了拖鞋就进卧室休息,第二天,父亲早起就替她把鞋底刷干净,整齐摆好。自此以后,李玲玲忙到再晚,也不会疏忽这道程序。

3. 每次出差回家后,李家人都要将行李箱的轮子用牙刷或者棉签清洗干净,不留一点尘泥和污渍。

4. 家人回家后,车钥匙都必须放到规定的盒子里。

5. 所有衣物按季节分类放好,一件也不允许乱放。

6. 李伟与李玲玲母亲的卫生间,有两个洗脸盆,夫妻俩的牙刷都必须朝一个方向摆放。

女儿抖出这么多私密的细节来,李伟一直笑。F则好奇,“李老板,你这样严苛的要求,谁做得了你家保姆?”

李伟回答说,她叫C,虽然高中毕业,但工作极其优秀,丈夫还是一个公务员呢。

与C的结缘,事出偶然。

2010年左右,李伟曾在绿城百合住过几年。他首先对地下室开刀,因为前期地面施工没到位,容易起粉尘,李伟花了几十万,请施工队重做了一次。

后来,李家搬到北区某小区别墅,装修整整用了三年。每一道工序结束,李伟都要请保洁打扫干净,再用吸尘器吸一遍,才可以进行下一道工序。

李伟说,“人们装修新家时都会发现,每打扫一遍,过两天又是一层白粉尘,用不着奇怪,其实就是你装修时粉尘没打扫干净……”

在几十轮保洁打扫过程中,李伟发现保洁员C跟其他人不一样。“别人的抹布抹过一遍还会继续擦别的地方,但C不会,她的抹布每一下只用一面,抹两三下就必须洗干净再用。我看到这里,就知道她不一般。”

新别墅装修好,李伟让物业总经理王卉顺着照片找到C,让她先在王卉家试用半年,又派C到永威职工食堂学半年做饭,再去洗衣店三个月学习洗衣服,最后才安排到李伟家中做保姆。

花这样的气力培养出的保姆,工作让李伟非常满意。

女儿李玲玲也对C赞不绝口。“我需要哪件衣服,哪个耳环,彩霞5分钟就能找到。彩霞有个小笔记本,重要的事情她都会记下来……”

对于“认真”两字,李伟当仁不让。但他自评却比较谦逊,“我对建筑品质要求很高,但我也有很多缺点……”

3

李伟之所以做房地产,源于他2000年在郑州买房的经历。

当时的郑州,一套200平的房子才50万,你要有1000万,可以买下一栋楼。

那几年,又逢国家产业结构调整,煤矿生意每况愈下。正因为郑州第一套房子糟糕的质量和居住体验,让李伟发现了转型的机会。

“这么差的小区都能卖得这么火,我要认真盖房子,市场肯定不会小。”李伟的想法倒也简单。于是2005年,他斥资7000万左右,从西区永威鑫城开始做房地产,那时没有开发贷,也没有银行信托。这些钱,完全是自己的自有资金。

就这样一步步走到今天。李伟做房地产,同时也自己买房。

他并不习惯居住在自己开发的小区里。因为“满眼都是熟人,住进去肯定不会轻松。”

作为业主的李伟,有时候也对开发商忍无可忍,就撸起袖子,自己花钱整改。

比如李伟所在的别墅小区,院门前两排树长得不好,就希望开发商换换,协商了三次,都不见动静。

最后,李伟索性让永威的景观工程师,把事前准备好的树,直接拉到小区。在换树过程中,他两次在凌晨一点突袭,检查树坑里放的营养土是否够厚。

换好树后,该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握着着李伟的手,“李哥,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永威绿化好,给我们换棵树,你都来了两次,我们小区从施工到交付,老板一共才来了一次……”

这让李伟哭笑不得。与其说永威工作做得好,还不如说友商做得太差。

和李伟的晚餐时间大约一个半小时,职工食堂的“一桌宴”全都是新密菜,最经典的是炒虾尾、卤牛肉、烧鸡等。在口味上,李伟永远是个新密人。

李伟很注意健康养生,做好身体管理,是一切管理的基础。所以,他下午健身的时间,谁也不能打扰,晚饭也很少吃东西。一个半小时的晚宴,他只动了五次筷子。

就是烟瘾难以彻底戒除,说到兴奋时,他就抽出一支细“天叶”,李玲玲见状,就抢过打火机不给他。李伟没法,也不急,那根烟就在手里捏来捏去。

对女儿和永威的年轻人,李伟一直寄予厚望。他一直叮嘱大家,永威赚钱多少要看市场,只有学习精神多多益善。“永威还是小公司,我们在坐的各位,只有学习与创新,才能做出好东西。”

永威的高管都知道,在老板面前,最好别提“郑州谁谁谁都这么设计,这么做”。李伟从不认为友商和竞品惯用的套路,适用于永威。

4月5日晚,他跟在座的永威人开玩笑。“看到一份设计方案要是不太满意,我就告诉设计部门,你们再不学习,就要变成真正的本土设计师了。”

大家哈哈大笑,“本土设计师”看起来不是个好词。

4

访永威老板李伟:从煤老板到房产商,我最害怕什么?



简单的晚餐后,20:45分,李伟邀集团核心高管、我以及F,到他的办公室喝茶。

李伟办公室目测在180平米左右,一张长约4米的茶台,茶台正前方摆着4把明式圈椅,两把圈椅摆在茶台东西两侧,两把放在茶台后。

茶台东面是四尊大紫砂笑佛,茶台正前方是一组健身器和一块玻璃罩起来的海南黄花梨原木。

茶桌上一个手机架,两盘水果,一桶红皮花生。李伟面前,放着一台黑色的微软surface。

F提出,“永威应该怎样实现在‘技术范’的基础宣传上,再增加一些能打动客户心智的东西,让客户明白,永威的细节技术会给他们今后的生活带来什么益处。”

陈曦则建议永威尽量规范标准化户型,从而降低建造和施工成本。营销部门提出很多户型需求,给研发增加了很多难度。在成本、品质和价格三者之间做好平衡,永威的户型必须科学化、人性化和标准化。

还有两位高管提出,大量同行都来参观,让永威的接待部门已不堪重负。罗金榜说,“永威对同行参观是欢迎的,但激增的参访量也消耗了永威大量人力物力,不仅要陪着讲解,还要陪着吃饭……”

我插了一句话,建议永威学习阿那亚,对同行参访收费,费用补贴物业,增加永威接访人员积极性和业主满意度。

李伟哈哈一笑,“那样同行是不是会说永威太不好客,还想通过这个赚钱,但目前的状态,确实让负责招待的工作人员太忙,也没有价值感。就是我,在郑州很多时间也是陪看陪聊,细算一下,我的时间成本也很高呀,但这个收费问题还是要慎重,以免落人口舌。”

李伟还透露,他曾进入北龙湖融创中原壹号院工地,认真考察过,但没说自己如何进去的。

在聊到房地产发展方向时,李伟坦言说,“快周转在行业很流行,但我不是这样的开发商老板。”

他说,自己最初做地产的目的是赚点小钱,盖一些结实房子。

2015年8月26号,永威10周年拿北龙湖10号地时,展示了永威想要做大品牌的雄心。

“永威这么多员工,我得带着大家过上好日子,那时我已经深深感到企业发展,不再是我个人的事情,后面那么多家庭需要永威继续发展下去。”李伟说。

这三年多来,随着外来大房企入驻郑州,本地头部房企规模不断扩大,然而都没有给郑州交付太多有审美的建筑。

李伟叹息道,“每当看到这些雷同的建筑,没给城市增加太多美感时,我自己都感到很痛心,大家都越跑越快,求周转、求利润,谁愿意真正为城市带来有审美的建筑?永威发展十几年,积累了一批老手艺人,也赢得一些知名设计师信任,如果我们也一味快周转,那么这些老手艺人的价值怎么体现,这些知名设计师的构思不能呈现,谁还愿意跟永威合作?”

李伟比较早提出永威原则:利润与精细化有冲突,利润给精细化让步;速度与精细化有冲突,速度为精细化让步。

李伟没有因为项目利润低或亏钱处罚过团队,但因为品质精细化、审美曾与团队发生过激烈冲突。

李伟曾去看郑东项目体验区和样板间,项目负责人是他弟弟李红建。

“开始我感觉还不错,走了几步再看,我的火腾地一下就起来了,这做的是些什么,我狠狠教训了他们……”

对永威城,李伟也有缺憾。“当初设计院设计的外立面做出来后,我不太满意,让整改,但方案和骨架都备案了,不可逆。不过我现在去看永威城,再比较下附近的正商中州城和绿都紫荆华庭,我站在车子旁边,慢慢也就释然了,因为永威城和他们比,还算不丑的……”

说到建筑设计、细节、施工这些问题,显然更能激发李伟的兴趣。谈地产发展趋势时,他收起surface,迈着类似健身的大步,好像一个演讲者在阐述自己并不熟悉的题目,难以安座,也很难找到合适的词汇。

但一谈到建筑细节时,李伟就会稳坐下来,戴上金边圆框老花镜,用手点开屏幕,用一张张照片展示工人挖土坑清建筑垃圾,重新埋营养土的流程,还有新项目,老工人用原始的锤篆打出石材天然纹理的场景。

访永威老板李伟:从煤老板到房产商,我最害怕什么?


永威项目工地老匠人施工现场


这些细节,才是李伟的主场。沉淀于精细化品质,让李伟并不擅长,更不喜欢高台教化。

李伟相信,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路。区别就在于,有人终其一生还在寻路,有人很早就笃定一生。

李伟有一个与他身家差不多的朋友,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儿子6岁多就出家了,做了小沙弥。

“这位朋友第一次带孩子去寺庙玩,孩子就很喜欢。回家后,孩子天天让父亲送自己回寺庙。朋友没办法,又送他过去。结果这孩子回到寺庙,就再也不走。这朋友夫妻俩回到家里,愁得几天都没睡着觉。最后一想,还是送孩子到寺庙,正式出家了。”

佛教信奉者或许会很赞赏这个故事,但李伟想不通。“我很敬佩这个朋友的境界,但要是放到我身上,我坚决不会允许。”他转头问我,“你会允许吗?”

“我也不会。”

李伟接着说,“你看,人与人的境界差别有多大。这孩子就是天生有佛缘,以前我不太相信这些,现在我慢慢对这些也想通了。当我压力大的时候,我就看看面前这四尊笑佛,无论是佛还是人,都得大度,能忍天下难忍之事……”

接下来,李玲玲又提到永威城,说是后期地块,请庄镇光大师操刀景观设计,景观预算估计要过1300元/平,这对刚改盘明显是太过奢侈。庄镇光以前在郑州只做过融创中原壹号院和永威上和院等高端楼盘,他的设计理念,永威城的业主们不一定能接受。

很可能是,永威城业主更喜欢大树和五层景观,而不是庄镇光大师略带佛系的人与景观的巧妙融汇。

在场的永威高管,均表示支持李玲玲的看法。

罗金榜说,“老板你看奔驰S级logo很小,但奔驰CLA等车logo很大,车商对销售心理的把握很准,永威城业主大部分还是喜欢大树,最好茂密得像森林……”

李伟力排众议,“庄镇光那么国际知名的设计师,能肯为永威城设计,是看重我们能将人家设计的施工好,呈现好作品是对大师最尊重的行为,人家缺钱?早不缺钱了,我坚信人的审美和生活方式是会被引领,所以请庄大师操刀提升永威城景观没什么错,你们得理解。”

李伟从不反对和反感下面的高管提出质疑,不过他从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主见,即使遭遇不可抗拒力,他也会尽力沟通,争取让有关部门以及市场接受他认为的更先进的理念。

郑州不配用清水水泥吗?


5

2019年。对于永威和李伟,都至关重要。永威将有永威上和府、永威上和琚、永威山悦、永威望湖郡、永威溪樾以及石家庄、海南、苏州、武汉等项目落地。

最令李伟兴奋的,是北龙湖湖心岛即将动工的五星级酒店SO,这个酒店的设计师来自如恩设计研究室,它的风格以高雅优美闻名于世。


访永威老板李伟:从煤老板到房产商,我最害怕什么?



李伟指着酒店效果图说,“漂亮吧!我实在不想和周围的建筑一样,做大玻璃盒子。我要做更好的建筑,就像一盏灯,一下点亮附近的建筑群。”

陈曦给我解释说,“这个设计落地其实并不顺利,有的人说其与周围建筑融入感差,成本也尤其高,最后还是老板坚持……”

在审美和工序上妥协,比亏钱,更让李伟难以接受。在永威总部大楼项目上,李伟力推清水水泥,方案出来后,永威内外还有规划部门,起初都难以认可。


访永威老板李伟:从煤老板到房产商,我最害怕什么?


访永威老板李伟:从煤老板到房产商,我最害怕什么?



甚至有人笑李伟,“永威没钱了?外立面连石材都贴不起,像个烂尾楼似的。”

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李伟深感孤独。清水水泥造价是一些高端石材的好几倍,更为安藤忠雄、丹下健三等世界级大师所青睐。在郑州,目前好像只有理想国艺术中心的外立面在用。李伟多次去日本考察建筑,很想将清水水泥引入郑州市区。

明明更先进的风格和建材,却遭遇非议,是它们配不上郑州,还是郑州配不上它们?

“对不懂建筑和设计的人,我们解释不了,我只是想为这个城市留下一些有国际美感的建筑。我们一个人最多活36500天,你看看国外经典建筑,动不动过百年……”

李伟对日本设计师和匠人的精神颇为推崇。席间,他从办公室抽屉里,拿出两件在日本为F选购的三宅一生的黑色毛衣,让F试试大小,看到很合身,李伟开心地笑了。

身为设计师的F说,“就想不能用性价比来衡量三宅一生的衣服一样,永威的房子也不能仅看价格。三宅一生是世界上受尊敬的设计师,永威也应该受到郑州业主的尊敬。”

李伟表示不能承受这样的对比。“我们房子的附加值,还远没有三宅一生衣服的附加值高。我们对品质的追求,很多也是从成本和服务来考虑。我们成本是在建筑里面,你看,我们用差材料做,三年坏了,还是得永威物业修,挖开得花钱,修好还得再花钱,这样就不如一次到位做好。物业费用来做服务,而不是做维修,所以永威物业才能做好……”

要想做好这些,必须每天盯。接近午夜12点,李伟依然精力旺盛,他指着surface里的一组图片说,当老板以前很潇洒,当老板以后,头也秃了人也老了……

“我每天再忙压力再大,也要坚持锻炼,我的健康现在已经不属于我自己……”

午夜过后,0点15分,春夜微寒,李伟穿着短袖T恤,站在九如路上与我道别。楼上办公室里灯光依然亮着,等待着李伟的下一场工作会。


正文完,原文标题:访永威老板李伟:从煤老板到房产商,我最害怕什么?
原文发布时间:2019-04-09 17:40:22
原文作者:房东俱乐部。

永威 永威
猜你喜欢